电话:

英格兰 和过去一刀两断从再胜德国人开始

文章来源:未知时间:2022-08-12 点击:

  政治家们时常思考:英国,究竟是欧洲大陆流落海上的一片陆地,还是与欧陆隔绝的大西洋孤岛?英国人用公投,为问题作出解答。英格兰足球则率先在球场证明,他们可以抛开历史枷锁,并有望重塑欧洲足球新的权力架构。55年了,比英国存在于欧共体的时间更长,更不用说长过欧盟存在的时间。但三狮可以击败德国人,不论在哪个战场;可以在球场上击败德国人,而不论英格兰是什么身份。抛弃若即若离的处境,不做欧洲强队大赛中的跟班,赢就赢个痛快,和过去一刀两断,从再胜德国人开始。

  温布利,英格兰足球永远的家。1966年,三狮击败德国,夺得世界杯冠军。2021年,三狮2比0再胜日耳曼人,朝队史第二座大赛锦标,调校好进军方向。周二这场,刚好是温布利进行的第300场英格兰队的国际赛。超过4万球迷入场,观看三狮如何驯服苦主。其中占绝对多数的三狮球迷,希望国家队赢完这场后,再杀个回马枪。

  现场的BBC转播包厢内,莱因克尔、希勒和费迪南德看到斯特林进球后,欣喜若狂,又叫又跳。摄像机将这几位的样子切进直播画面。莱因克尔打趣:“我们是不是该留意一下自己几岁了?”费迪南德回应:“我脚踝拉伤!”几位发福的中老年人,他们是莱斯特球迷、喜鹊名宿、曼联传奇,他们还是1986年的三狮英雄、1996年的英格兰射手、2000年代的英军后卫。只有国家队这场胜利,才能将他们连成一体,同气连枝。而背景画面,是不远处为德国电视台担任嘉宾的克林斯曼,长时间沉默不语。

  狂喜,因为战胜德国。同样重要的,是因为此乃三狮在欧洲杯决赛圈淘汰赛的首场胜利——1996年16强对决靠点球战赢西班牙,不够名正言顺。贵为现代足球缔造者,三狮对欧洲杯如火如荼60年,一直就像在冷眼旁观,正如他们面对其它欧洲事务时的疏离。

  战胜德国,只是开始,当然不够。下一站罗马,对手乌克兰。三狮更要力争战而胜之,再杀回温布利,迎接半决赛和决赛。法葡德真正“死亡”,强敌只剩另一个半区的比意西。欧洲杯和世界杯的半决赛,三狮在66年后都进入过。以索斯盖特的球队而言,3年前在俄罗斯的成功经历,首先必须复制,其次则要再进一步。

  新目标,带来新挑战。如果说德国这样的强敌,激发了三狮超越常规的重视,那看似容易的对手,往往会成为绊马索。面对日耳曼战车,三狮先拿出谨慎态度,再显示冒险精神——球队接下来两样都不可或缺。对德一球领先后,斯特林前场被断球,随后穆勒单刀打偏——三狮切不可得意忘形。

  此前执教三狮57场,南门用了25场三后卫,赢了12场;另外用四后卫踢了32场,赢了24场。用三后卫赢的场次和胜率,比用四后卫时都低。但英格兰有在世界杯上用三后卫打进半决赛的成功经历。去年欧国联赛事,三后卫阵形的表现受到批评,但也在主场2比0赢了比利时。随时能改成523甚至703的343,帮南门的球队赢过更多更重要的比赛,就在对德国人时重新出台。

  马奎尔本届赛事首次首发,和沃克、斯通斯组成南门最信赖的中卫线,两翼配置特里皮尔和卢克·肖,双后腰是赖斯和菲利普斯,三狮稳字当头。斯特林和凯恩首发无疑问,仅剩一个攻击球员位置,由对捷克时有出色表现的萨卡拿走。

  和老对手的最新较量,是一场斗智斗勇的过程。皮克福德要么倒地,要么腾空,先后拒绝维尔纳和哈弗茨的射门。马奎尔和斯通斯防守要和德国前锋争顶,进攻要和诺伊尔拼抢空域。赖斯和菲利普斯在中场和克罗斯、格雷茨卡角力。孤立无援的凯恩也在战斗,和对手后卫斗,和自身处境斗。上半场凯恩只有四次触球,仅一脚在禁区内。

  萨卡右路的突破以及和队友的配合,吸引了对手前半场不少注意力。当德国人连大脚解围都造成维尔纳越位时,索斯盖特看到了他们越拉越开的阵形。当斯特林往中路带球一次不讲道理的冲击,都能引起德国中卫乱作一团时,南门看到了对手的虚弱。在进入相持阶段的下半场接近中段,索斯盖特果断调整,用更具攻击性的格雷利什换下萨卡,改为冲击左路。

  一次立竿见影的调整,一次可以进入三狮战史辉煌篇章的调度。格雷利什登场,代表了速战速决的勇气。两个配合线路近似的进球,如期到来。两个进球,都以中路冲击开始,以左路传中为枢纽,再以中路接应为终结。两球,都是卢克·肖、格雷利什、凯恩和斯特林的连线作业。

  “每次穿上英格兰球衣,你都有机会打进让自己被铭记终生的进球。”对阵德国的心理备战,同样重要。包括本场在内,三狮近15场在温布利和两项大赛有关的比赛10胜5平。这也是教练组在备战中不断提出来鼓励球队的。

  “我和球员们过去4年聊了不少”,索斯盖特说:“他们不该因英格兰过往对德国的成绩,背上包袱。那些比赛发生时,很多现在的球员还没出生。那些胜负和他们无关。我们过去三到四年踏上了一个又一个里程碑。历史是可以创造的。球员们都会把这场看作挑战机会,而不是因为害怕而裹足不前。”

  小组赛对苏格兰,三狮排出自身大赛中平均年龄最小的首发,25岁31天。众多年轻球员的加入,注入了希望,冲淡了历史,减轻了重负。正如萨卡和福登不久前接受采访时谈过,1996对他们来说,和1066的意义差别不大。因为英格兰这套班底,有超过12名球员,出生于1996年之后。

  最抢镜头的是斯特林,他近20场各项比赛为三狮打入15球。而此前他有27场比赛没为国家队破门。在斯特林近乎被瓜迪奥拉弃用的上赛季下半程后,索斯盖特坚持自己的选择并收到回报。

  对凯恩的质疑可以消停了。热刺射手禁区前侧身分给格雷利什,让三狮首个进球前的组织线路,豁然开朗。之后,凯恩门前跪顶,锁定胜局。他也凭借此球追平鲁尼大赛中7个进球的纪录。而在球队两项大赛中,只有进10球的莱茵克尔和进9球的希勒,排在凯恩面前。

  “拉希姆(斯特林)一次次证明了自己被错看。过去三到四年,他对英格兰的贡献是巨大的。他知道国家队一直信任他。”索斯盖特赛后接受BBC采访时,夸奖两位进球的前锋,“对哈里来说,这也是重要的时刻。当你是中锋时,不管你做了其它什么,只有进球才能成为评判你的标准。我很高兴看到第二个球打进。”

  在边线外尽量保持镇定的索斯盖特,终于能开口一抒胸臆,“我太开心了。我通过现场大屏幕看到了希曼,看到了很多我曾经共同作战的队友。我无法改变(1996年)历史,那一直都会是刺。但最棒的是我们终于给了英格兰球迷值得记忆的另一天。而现在球队要做的是去罗马,完成工作。我们这场踢得很好,理应赢球。但我也不怕煞风景,如果不乘势在周六再胜,那今天的胜利就没有意义。”

首页
电话
联系